• 元宇宙:本站分享元宇宙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网站立场无关,仅供参考。

被卡住的汽车业:8000员工睡工厂,蔚小理推迟上新

  • 2022-04-23 12:41:07

来源丨未来汽车日报

作者丨吴晓宇 丁唯一

编辑丨王 妍


汽车业又按下暂停键。


封控、物资紧缺......当上海成为继长春之后,又一个被按下暂停键的城市,在持续了二十多天后,其对于汽车业的压力也逐渐显现出来。


作为汽车重镇,上海的地位毋庸置疑。在这片634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北面被众多主机厂和零部件巨头盘踞、南面则是特斯拉带动起来的临港新贵、西面有台积电等关键供应商、东面是以上汽通用为中心的成熟产业片区。


这些大大小小的车企和零部件企业,推动着上海乃至全国汽车产业的发展。而疫情“黑天鹅”飞过,具体到每一家企业,虽然都在努力保生产将负面影响降低到最低,但城市的停摆仍给这个涉及多个环节的生产链条设置了层层难关。


人们的生活也发生了不可控的偏离。作为汽车行业从业者,苏秋阳的日常从早上六点参与线上抢菜开始,虽然尝试了各种办法,但仍旧难有收获。原本的工作能够借助线上得到解决,每天最大的困难也变为如何解决最基本的温饱难题。


在他看来,自己所在的部门因为不需要线下走访、见面,“影响不大”。但很多工厂闭环生产,生产节奏被打乱,4S店也全都处于封闭管控的状态。身处生产、渠道网络发展、供应商、物流岗位上的汽车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丨为保生产,8000员工睡工厂


23天前,临近下班,上汽大众员工王莉莉突然接到了加班的通知。令她始料未及的是,随着时间推进,原本通知里的半个小时变为直接封闭在工厂里。


吃住在工厂,对于包括王莉莉在内的很多人来说,都是从未有过的体验。在突如其来的变化中,人们对环境的感知离不开一日三餐。回忆起这段时间,王莉莉记得,刚开始时,吃得并不好,但很快,伙食有了调整,“吃了顿面,前几天还发了水果。”


上汽集团为产线工人们准备了行军床、帐篷和瑜伽垫,到了晚上,“大家整整齐齐睡在里面”。


来源:上汽职工之家


作为上汽大众的大本营,上海承担着上汽大众的大部分产能。公开资料显示,上汽大众共有6大生产基地、9个整车厂。其中,上海基地共有一厂、二厂、三厂及新能源汽车工厂,四家工厂均位于嘉定区安亭镇。


新能源汽车厂在2020年建成投产,年产能约30万辆;安亭其他三座工厂年产能超过82万辆。这意味着,上海基地承担着上汽大众超过112万辆的产能。仅凭这些数字,便不难看出停产将会对生产制造端带来的莫大影响。


王莉莉告诉未来汽车日报,算上清明假期,公司短暂停产了4天,“绝大多数时间,我们都没有停止生产。”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销售与市场执行副总经理俞经民透露,上汽大众安亭工厂闭环生产的员工达到8000-9000名。


即便车企努力保生产,能够正常进行早晚班,“每个人工作时长大约10小时,一小时大概能生产20-30辆”。但由于有员工被封控,闭环下的生产速度仍难以赶上正常的生产节奏。


肩负着特斯拉国内市场,以及主要出口中心的上海超级工厂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根据彭博社报道,自3月29日以来,上海工厂一直处于停工状态,目前还未复工。


一位消息人士称,上海超级工厂每周为特斯拉的中国和欧洲市场生产超过6000辆Model 3和10000辆Model Y,停工一周便意味着,“该工厂已经错过了至少16000辆电动汽车”。


受此影响,或将对特斯拉第二季度的业绩产生影响。2021年,上海工厂的生产量占据特斯拉产量和交付量的半壁江山。“由于供应链中断和中国的疫情政策,这是一个异常艰难的季度。”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感慨。


对于智几而言,其首款车型L7刚刚上市,目前正处于生产交付的紧要关头,突如其来的疫情也打乱了其生产节奏。“时间对我们来说非常紧迫。”3月30日,智己汽车联席CEO刘涛感慨。


为了保证产品研发进度,智己汽车将团队分为4个小分队,员工带着电脑和测试设备住进不同的酒店办公生活,酒店的会议室被临时改为办公室,而酒店的地下室也成为车辆进行联调和测试的地方。


疫情对于汽车市场的影响似乎远超预期。3月30日,乘联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3月第四周总体狭义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日均3.9万辆,同比下降29%,表现相对异常。


丨零部件供应难,车企面临“断粮”


相比之下,总部在上海,生产基地设在他处的车企已经相对幸运。


“我们工厂在长沙,生产的车也能顺利来到上海”,总部在上海的一家车企员工王梓默表示,虽然在销售端,人们无法去线下看车、试驾,一线的销售人员也没法转化潜在客户,但除了长春和上海,其他城市“理论上没什么显著影响”。


不过对于产业链长、关联度高,“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汽车业而言,上海的影响远不止于车企本身。“难的是从上海始发的零部件的供应。”王梓默感叹。


在上海,除了有博世、采埃孚、安波福这些国际汽车供应商巨头外,围绕特斯拉工厂,临港已引进不少产业链配套企业。短短两年内,聚集了宁德时代、均胜电子、地平线、翌擎智能等100多家企业,涵盖发动机、动力电池、芯片、车身内外饰等领域。


3月29日,安波福通知其上海工厂的工人开启居家办公。而安波福是国内最大的汽车线束供应商,其在上海市嘉定区拥有多个生产基地,是特斯拉、大众、通用、福特、吉利、丰田等整车制造商的供应商。中金公司近期的一份研报中显示,安波福在汽车线束市场中份额占据17%,排名全球第三。


来自德国的另一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博世表示,其在上海的两家工厂正在压缩工人上班时间。“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维护供应链,尽可能满足客户的需求。”


来源:博世中国官方


但城市的封控,让产业链的流转最先卡在了物流。


在汽车安全部件公司任职的童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眼前最棘手的问题是找司机。“城市进出管控严,司机出去一趟就要隔离”,加上高速堵车等因素叠加,即便付双倍的工资,但物流司机仍难以寻觅。


除了上海,作为零部件企业的集聚地,汽车重镇长春的封控也让零部件供应雪上加霜。


一汽集团的物流工程师刘亮告诉未来汽车日报,按照往常,在一汽集团合资品牌中,每天都有一百车以上的物流车,装载着修车备件,送往全国各地的经销商门店,而最近,“每天只有十车以内”。


由于封控的实施,进出城的条件开始变得严苛,刘亮称,“现在长春的物流车出城,得办通行证”,整车及零部件由于是重点生产生活物资,因此其物流才能稍加开放。


零配件运送不出去,售后只能勉强支撑,“20%的一汽-大众的经销商门店都受到了影响停业。”更难的是,“暂时还没看到恢复的趋势”。


为了避免“断粮”危机,盯梢零部件供应、物流动态成为车企们的头等大事。


为确保每一个零部件能准时到达工厂,上汽大众表示,采购部门联系了500余家核心供应商,建立了14天零件库存+14天成品库存,还建立了“物流保供突击队”,24小时跟踪物流信息,每天通过上百个微信群、几百通电话、数千条信息,搭起线上保供桥梁。飞凡汽车也提前派出专门的技术人员,进驻到供应商厂里,推进零件的交付状态。


丨蔚小理推迟上新,齐齐避开4月


在王梓默看来,短期虽然会影响产量,“但长期来看损失应该会追回来,毕竟现在是传统淡季,估计对全年影响不会太大。”不过相比生产端、销售端的直接影响,随着影响时间被拉长,还会拖慢车企的研发工作。


“受疫情影响,碰撞测试和研发测试都受到了挑战,预计1-2个月不能顺利推进研发工作。”上汽集团数据业务部副总经理、上汽乘用车首席数字官(CDO)张亮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而一款产品晚两个月上市,便会产生很大差距。


为了追赶研发进度,一位新造车研发人员告诉未来汽车日报,目前软件类研发尚可居家办公,但和汽车制造相关的研发人员,遇到这样的紧急情况,“要么租房在工厂附近,要么住在酒店,设备也需要跟着全部转移”。


而4月原本是车企们上新的重要节点。原定于4月举行的北京车展宣布延期,意味着车企一年一度重要的传播计划也被打乱,不少重磅新品也延期发布。


4月6日晚,理想汽车官方发布消息称,由于大环境不可抗力影响,原定于2022年4月16日举办的理想L9发布会将延期,具体时间待定。同天,小鹏汽车发布宣传海报称,“期待已9,我们6月见”。此外,蔚来ES7本计划于4月中旬上市,后将发布时间延期到5月末。


来源:小鹏官方


“受大环境影响,不少车企线下活动受到影响,此时发布新车型或非最好时机。”有业内人士评论。


一位主机厂供应链负责人表示,按照原定的时间表,很多车企都计划在4月底车展期间上市新车型,在此之前,考虑库存处理,就会减少旧款产品的零部件备货。


“车展不能如期召开,新产品上市的日期只能延后。旧产品继续销售的话,零部件的供应就会面临一些挑战。”


面对新的挑战,不少车企拿出Plan B,开始将新车上市活动搬到线上。3月31日,上汽大众全新凌渡L新车在线上举办了发布会。上汽MG也在线上先后进行了MG ONE β的上市发布及MG5天蝎座的预售。


“产品等不起,销量等不起,估计会有越来越多的新车改成线上直播的方式发布。”王梓默感叹,“乐观估计4月底能恢复就很好了。”


(注:文内苏秋阳、王莉莉、王梓默为化名)



欢迎分享、点赞、在看,一键三连

Copyright © 2022.Company 56987.cn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沪ICP备223213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