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宇宙:本站分享元宇宙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网站立场无关,仅供参考。

腾讯幻核宣布停售数字藏品 数藏行业将往何处去?

  • 2022-08-25 17:33:36

国内第一家数藏平台倒在初秋。

8月16日上午,腾讯旗下的数字藏品平台“幻核”发布公告称,自当日起,幻核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所有通过其平台购买数字藏品的用户,皆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

《IT时报》记者获悉,公告发出后,幻核数字藏品的一些IP版权合作方尚未收到处理办法。

成立于2021年8月的腾讯幻核是国内首家数字藏品平台,随后数月,建立数字藏品平台成为风潮,阿里、百度、京东、B站、小红书等新老大厂纷纷入局。


数字藏品源于国外的NFT(非同质化通证)概念,区别于建立在区块链公链的后者,数字藏品往往基于国内联盟链,在可控的环境下保留了作为数字资产的相关特性。但一段时间以来,由于炒作不断,也被人称做“击鼓传花”的泡沫游戏。


幻核倒在初秋,或许正预示着数字藏品“野蛮生长期”的结束。

上线刚满一年,目前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之一、腾讯幻核便官宣停止数字藏品发行。

8月16日,腾讯幻核发布公告,称基于公司聚焦核心战略的考量,将做出业务调整。即日起幻核将停止数字藏品发行,所有通过其平台(包括腾讯新闻数字藏品馆)购买过数字藏品的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

腾讯幻核宣布停售数字藏品

事实上,幻核作为国内数字藏品平台中最大的平台之一,很早之前就有停售或关停的流言传出,但被幻核官方辟谣。

另外,与腾讯一样做数字藏品业务的互联网大厂为数不少,阿里、百度、京东等都有数字藏品业务,天目新闻记者打开这些APP,目前还在正常运营中。

据天目新闻记者了解,幻核于2021年8月2日上线,是市场上为数不多未开放转赠功能并禁止二级交易炒作的数字藏品平台。幻核团队曾对外表示不会开放用户间的数字藏品转移,坚决抵制虚拟货币相关的违法违规行为。

按照幻核公告,如用户选择继续持有,包括此前通过活动免费领取的数字藏品将仍可正常访问和使用。因为所有的数字藏品数据均已上链,用户对其所有权也不会因幻核的调整而受到影响。

对于幻核停售数字藏品,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盘和林在接受天目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是数字藏品出现了滞销,幻核的活跃度下降,虽然数字藏品有一些玩家,但远远达不到普及的程度。从腾讯业务来看,幻核带动的价值量太小,且还存在很多监管风险,这或许是停售的原因之一。

“目前以数字藏品为例的新型数字资产形态在监管上尚未完全明晰,整体法律框架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平台对于数字藏品的发行和交易有明确责任,未来随着政策的逐步完善,部分平台可能面临重大的合规性挑战。”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共同主席于佳宁告诉天目新闻记者,在幻核停售之前,港股上市企业恒生电子旗下数字藏品平台予藏就认为数字藏品仍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与风险性,经过审慎评估后决定暂停发售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行业还有未来吗?

幻核作为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之一,此次停售也受到巨大的行业关注,数字藏品行业也走到了十字路口。

幻核App的万花镜数字民族图鉴

“尽管数字藏品行业已经有了一些可以盈利的商业模式,但该模式尚未到成熟阶段。”该行业依旧存在技术不成熟、市场不规范、价值不清晰、监管不明确等一系列问题和风险。数藏行业的降温也是一个良性的调整,让行业开始回归理性,让参与者去重新思考价值,然后思考下一步的方向。

此前,国内的数字藏品行业仍有代币化的风险。尽管国内不少企业为了与国外NFT做出区分,选择在联盟链上发行数字藏品,但目前国内数字藏品平台仍有不少采用公链。

今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表示要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

盘和林认为,数字藏品行业是有前景的,但需要和现有社会体系结合起来。未来的行业发展,主要还是在法治层面要做到制度性的完善,要建章立制在前,发展数字藏品在后。

市场虚火正回归冷静


在目前的数字藏品行业,除腾讯幻核、阿里鲸探之外,百度、京东、网易等互联网巨头也都推出了数字藏品。此外,一批新兴的数字藏品初创公司也在涌现。此次腾讯幻核停售数字藏品,降温效果明显。


“目前数字藏品市场的虚火正在逐渐回归冷静,腾讯幻核此次官宣停售数字藏品,将会令数字藏品市场加速降温。”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从行业发展角度来看,虽然数字藏品市场拥有一些玩家,但远远达不到普及程度,现在数字藏品已出现滞销的情况。其次,从腾讯业务发展角度来看,幻核带动的价值量太小,还存在一定的合规风险,这或许是腾讯幻核停售数字藏品的核心原因。”


记者对相关平台用户对数字藏品的参与情况梳理后发现,盘和林的说法在数据上可以得到一定的佐证。比如,腾讯幻核在2月份发行的“十二生肖数字画票”,参与人数为5.6万人;3月份发行的“山东舰数字藏品”,参与人数达15万人;6月份发行的“三山五园数字特展”,参与人数回落至3.5万人;7月份发行的“郎世宁的中国印迹:《枝从鸟栖》数字特展”,参与人数仅为2.8万人。


此外,与NFT相关的金融风险逐渐受到监管层的关注和重视。今年2月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4月份,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6月份,在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牵头下,近30家机构在北京联合发起《数字藏品行业自律发展倡议》称,反对二次交易和市场炒作,坚持实名制,提高行业准入门槛。


数字藏品市场路在何方?


“数字藏品在监管层面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风险。比如,数字藏品的原创性没有保障,NFT虽然能够确保数字资产不可复制,但不可复制并不代表艺术品是原创艺术品,内部还存在确权的问题。”盘和林认为,数字藏品未来是有发展前景的,主要聚焦结合数字藏品巩固知识产权、防止复制等方面。但数字藏品行业要想健康发展,需要在法治层面进行必要的制度性完善。


“数字藏品的本身价值,与其现有市场热度并不十分匹配,缺乏持续性的盈利能力。另外,数字藏品市场的监管环境越来越严,相关业务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风险,在幻核叫停之后,不排除还会有其他数字藏品平台跟进停售。

如何平衡好流通性与炒作风险,是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和国内监管共同面对的难题。《IT时报》记者注意到,关于幻核停止发行的原因,业内也在传闻或与监管有关。


“大厂在跑步离场。”一位Web3.0领域相关人士向《IT时报》记者推测,但也有消息说,‘国家队’准备入场了。”


Copyright © 2022.Company 56987.cn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沪ICP备202200726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