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宇宙:本站分享元宇宙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网站立场无关,仅供参考。

大厂扎堆NFT背后,“泡沫”仍在

  • 2022-05-26 10:50:09
图片来源:Unsplash-Andrey Metelev

很多人将2021年称为NFT元年。

无论是佳士得拍卖行以6900万美金成交的NFT作品“Five Thousand Days“、周杰伦价值320万元的无聊猿头像被盗、还是各家互联网大厂、资本纷纷入局NFT,明眼人都能看出,NFT无疑是下一个行业风口。

和所有新事物一样,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NFT是一个“不知所谓”的东西。

严格意义上来说,NFT区块链技术的衍生应用之一。大约在2017年,它诞生于世界上最大的区块链生态以太坊上。

当时,以太坊网络在升级时,有人提出了一个新提案“ERC-721”,这个协议可以让每一个区块链网络中的代币都具有独特的区块链哈希值,从而使得每一枚代币都具有唯一性。于是,“Non-Fungible Tokens”出现了,它的中文译名有很多,“非同质化代币”“、不可互替通证”等等。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总结NFT,那就是“NFT用计算机语言实现了数字内容的稀缺性”。

也正是由于这个特性,NFT迅速火遍全球。明星名人的加入更是推波助澜,从美国说唱歌手姆爷(Eminem)到NBA巨星斯蒂芬·库里,再到华语乐坛的周杰伦、林俊杰、潘玮柏,无一不是NFT的拥有者。

大厂扎堆NFT

随着NFT在国外爆火,国内市场也迅速跟进,NFT进入中国市场后,被弱化了交易投资属性,更多是以“数字藏品”的身份出现。

各大上市公司纷纷入局,基于流量平台、区块链技术、内容生态、运营能力、与文交所合作等不同禀赋抢占市场。截至2022年4月,已有16家上市公司推出了自身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以互联网大厂、内容公司、传统媒体公司为主。

图源:安信证券

互联网大厂方面,阿里巴巴的鲸探、腾讯的幻核是目前国内最知名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

根据新知榜的统计数据,2021年,阿里通过鲸探累计发行了40余套数字藏品,发行总量达到300万份左右,销售额超4000万。腾讯的幻核累计上线13款数字藏品,发行总量低于阿里,约为3万份左右,销售额约为200万左右。

而百度、网易、京东等互联网大厂也具有成为综合性数字藏品发行平台的潜力。2022年2月16日,迅雷链企业数字藏品服务平台正式上线,继阿里、腾讯、京东、百度、网易等之后,又一家互联网企业正式加入到数字藏品平台的竞争中。

内容公司方面,部分网文、漫画、音乐、音频、视频等领域的互联网数字内容平台也正在加快入局步伐。例如,腾讯音乐、视觉中国、阅文集团等均已在2021年推出自身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与产品。2022年3月15日,芒果TV正式上线芒果数字藏品平台。

部分传统媒体公司如浙文互联、新华网、华媒控股等,与各省文交所展开合作,具有特殊的资源禀赋。

2022年1月,浙文互联与浙江文交所召开NFT数字藏品相关业务战略合作会议,将联手打造NFT数字藏品艺术社区。

2022年3月13日,杭州文化产权交易所与城报共同打造的浙江首份报刊类数字藏品在ArtMeta平台发布;4月4日,杭州文化产权交易所与都市快报共同打造了省内第二份报刊类数字藏品——都市快报创刊号数字藏品,总计发行20000份。两类产品均在上线后立即售罄。

根据中华网2021年中国数字藏品(NFT)市场分析总结,2021年中国各发售平台数字藏品发售数量约456万份,总发行价值约为1.5亿,平均售价约33.33元。

总体而言,现阶段各企业针对数字藏品平台的构建更多的意义在于布局战略方向并占领早期市场。

而据链新统计,截至2022年2月底,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超过70家。

海内外NFT发展路径的分化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NFT市场均处于早期的发展阶段,NFT的核心功能未得到释放,且在版权、定价、技术、监管等方面存在较多痛点,但长期来看市场潜力巨大。

ForeChain与零壹智库发布的2021全球数字藏品年度报告指出,目前全球NFT产业整体发展仍处于早期阶段。

一方面,2021年全球NFT投融项目数量节节攀升,共有331个项目实现融资,总金额约51亿美元,但其中大部分为种子轮与战略投资。

另一方面,收藏品与艺术品占据NFT市场主流,大约70%的成交量由收藏品产生,艺术品占据了高价榜,这体现了目前NFT以收藏与赏玩功能为主,其核心功能尚未得到释放。

此外,目前NFT项目生命周期偏短,绝大部分项目交易热度无法维持48小时。根据多个项目的微观交易数据发现,超九成项目破发或归零,即使是热门项目的交易活跃度也依赖于宣发渠道与新闻造势。

我国的NFT市场同样处在初步发展阶段。行业人士曾提出,当前我国数字藏品产品正处于起步、高速发展阶段,仍存在一些问题,诸如数字藏品权属混乱不清、数字藏品内容质量水准参差、消费者权益难以受到保障等。

对比国内市场,海外NFT发展地更为早期也相对更加成熟,出现了具有代表性的项目,如OpenSea、Rarible、SuperRare、CryptoPunks、Axie Infinity等。

总结来看,海内外NFT发展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底层架构上。

海外的NFT平台大多架构在去中心化的公链之上,并与虚拟货币有着紧密的联系,可以在公链上进行首次发售与多次转让。

而国内的主流NFT平台基本依托于联盟链运营,并非完全去中心化,如互联网大厂推出的NFT平台普遍采用的是联盟链,无法在以太坊等公链上进行交易,主要局限于NFT的一级交易。

如阿里巴巴旗下的鲸探是基于自研的联盟链“蚂蚁链”、腾讯旗下的幻核是基于自研的联盟链“至信链”,目前国内这些主流NFT平台均未开放二次交易的功能,仅支持个人收藏及使用功能;且各联盟链之间互不相通,交易半径有限。

但无论是公链还是联盟链,2021年NFT市场都呈现出一定程度的泡沫化,市场投机与炒作现象时有发生。

进入2022年3月以来,NFT市场的交易热度有所下降。根据NFTGO的数据:

2022年1-2月NFT市场的日交易额均值在5亿美元以上,却在3月陡然下降至2021年下半年的交易水平,交易活跃度也有所下降。

根据NonFungible数据:

2022年3月以来,全球NFT市场的日度交易数量,由2021年8月日成交22万个的峰值,下降到日均1万个交易量。同时NFT的日活跃用户数量也在减少,由2021年8月日活跃用户数峰值的10万人,下降到2022年3月日均活跃用户数量的2万人。

总的来说,NFT可以说是元宇宙世界的基础建设,但其价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现阶段的“炒作”更像是“荷兰郁金香”,撇去“泡沫”后仍需理性看待。

参考资料:

《海内外 NFT 发展路径的分化及长短期展望》,安信证券

《2021年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NFT潜力几何?》,头豹研究院

NFT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22.Company 56987.cn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沪ICP备223213211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