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宇宙:本站分享元宇宙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网站立场无关,仅供参考。

W&M 报告 103:面向音乐人的 Web3 工具现状

  • 2022-07-03 09:00:31

译者序:


报告系统介绍了音乐类 Web3 现状,分别以市场,艺术家,粉丝,消费者为纵坐标,资金,效用和不同公链为横坐标,系统分析了整个行业的历史和趋势,同时给出整个行业全景图,又特别强调元数据调整在当前面临的紧迫挑战。深度好文。


tl;dr太长不看版)

现在音乐 / Web3 工具越来越多样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令人兴奋。每周都有新平台上线,通过 NFT、社交通证和 DAO 基础设施,帮助艺术家建立围绕创造力和粉丝参与的新经济模式。然而,为了使该生态系统适用于所有职业阶段的艺术家,朝着健康并可持续的方向发展,音乐 / Web3 资金流动的不平衡问题,以及基础元数据和社区建设模式的差距等问题都亟待解决。


Water & Music 社区在过去两个月完成了《音乐和 Web3 领域现状》系列研究报告,报告一共包含五个部分,本文为第二部分。我们在文末列出了为本部分研究提供线索的贡献者。(按角色分类)


本报告的第一部分研究了《生成性音乐 NFT 的新兴市场》,第二部分研究了《「音乐NFT」的法律和合同问题》(特别是那些承诺分享流媒体收入或版税的 NFT)。你可以通过访问我们的官网查看目前完成的所有报告,以及社区成员和贡献者的完整名单。

在 2021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 NFT 的隧道现象深刻改变了主流音乐行业对 Web3 的看法。仅用了几个小时,3LAU 和 Grimes 两位音乐家的专辑销售额就分别达到了七到八位数;随着各路名人成群结队,在初春加入音乐 NFT 的行列,音乐 NFT 一级市场的 3 月份总销售额达到了 2,700 万美元,创下月销售额的最高记录。这种狂热引发了 一些骗局 和 粉丝的反感,认为 NFT 作为一种音乐形式,存在金融独占性和环境问题。


随后音乐 NFT 进入了熊市,也让音乐行业的许多人清醒地认识到,不能只把目光放在短期抢占市场和快速吸金,而是要建立更全面、更周到的战略,将 NFT 纳入艺术家的长期营销战略和商业模式。2021 年 8 月,我们团队的两位成员 Cherie Hu 和 Brooke Jackson 为 NFT Now 写了一篇客座文章,将这种转变称为「从藏品到社区」。当时,NFT 的新兴用例包括便携式粉丝身份、链上票务解决方案和加密原生专辑的推出。


四个月后,随着更多艺术家开始尝试使用该技术,Web3 的长期用例开始变得更加清晰。艺术家们的目光跳向了 NFT 的远方,开始通过社交通证和 DAO 探索可交互的粉丝赞助、众筹、社区驱动的创意合作等新模式。反过来,这种实验精神正在为新的音乐 / Web3 创业公司创造肥沃的土壤,以解决艺术家面临的各种问题。


由此,我们认为是时候重新评估今天音乐和 Web3 的现状了。我们推出了音乐 / Web3 工具的市场全景图,涵盖了 80 多家不同的初创公司,它们都是在音乐和以创作者为中心的背景下,发行了 NFT、社交通证或建立了 DAO 的企业。这些工具大多是在今年推出的,证明了为艺术家开发 Web3 原生解决方案的势头延续到了 2022 年。


请注意,这张市场全景图可能并不详尽;我们的主要目的是呈现整个音乐 / Web3 行业全景的初始心智模型。如果你发现全景图或我们的整体加密数据看板中缺少哪些初创企业,可以填写此表格(airtable.com/shr3lxL147b5AKb67)补充。



除了市场全景图,我们彻底更新了我们会员专用的 音乐 / 加密数据看板 的工具部分。自 2020 年夏天以来,我们一直在追踪音乐 NFT 的销售情况,但一直都没有进一步细分。现在,我们将其分为两个新的标签:


  • 音乐 / Web3 工具

    这是一份精心筛选的创业公司和工具名单,艺术家和音乐品牌正在积极利用这些公司和工具来塑造整体的 Web3 战略,包含 NFT,跨粉丝 / 社区参与、音乐许可权、分销等等方式。该数据库可根据以下维度分类查看:核心效用、渠道网络、启动日期、融资金额等等。


  • Mirror 上的音乐众筹和 NFT 销售活动

    在去中心化发行平台 Mirror 上举行的、与音乐相关的众筹和 NFT 销售活动的运行清单。特色项目包括个人艺术家(比如,Daniel Allan 和 Ibn Inglor)的活动,新厂牌 DAO(比如,Good Karma Records 和 XYZ)的融资。截止目前,该平台上以音乐为核心的通证众筹总额已达到近 200 ETH。


虽然这些基础数据(本报告发布后将继续每周更新数据)只提供给付费会员,但我们想为今天的音乐 / Web3 建设者提炼出一些关键趋势和明确需求。我们希望这一资源能确保未来的 Web3 基础设施对艺术家和粉丝来说是可持续的、有益处的,同时对可能复现 Web2 行业的问题起到警示作用。

研究方法和免责声明

为了建立该市场全景图,在两个月内,我们从社区中搜集了很多关于音乐 / Web3 工具的建议。收集的数据包括产品类型(普通 NFT、音乐 NFT、社交通证)、核心效用(音乐 / 音频收藏品、粉丝 / 社区奖励、版税投资、活动票务)、网络类型(以太坊、Flow、Polygon)和公开融资信息(主要从 Crunchbase 提取)。在此期间,我们还在我们的 Discord 服务器上举行了几次每周头脑风暴和反馈连线,以确定数据库的范围和我们如何从数据中挖掘出更深层的故事。


免责声明如下


  • 该数据库和市场全景图将聚焦于帮助艺术家在链上建立或出售创意作品的服务,而不是一次性的 NFT 收藏。例如,Arpeggi Labs 是一个用于音乐创作和制作的链上 DAW(作曲软件),任何艺术家都可以使用。而链上生成音乐项目 EulerBeats 并没有为艺术家提供自助工具,因此从本名单中剔除(不过,在本报告的第一部分《音乐 NFT 会迎来他们的 PFP 时刻吗》一文中有介绍到该项目)


  • 我们希望这份名单筛选出来的是开放和活跃的工具和平台,即让更多的艺术家参与到平台的产品和功能中,而不仅仅是注册一个等候名单或阅读一份白皮书。我们名单中的一些公司并不面向所有艺术家提供产品或服务,而是选择通过独家交易来开展业务(Sturdy Exchange、p00ls)。还有一些公司在会议或其他活动中展示了工作原型,但还没有为更多的人推出功能性产品(如 Dequency)。尽管围绕它们是否是最纯粹的、更去中心化意义上的「Web3」还存在着争论,但我们仍然决定纳入这类公司,因为有一些切实的证据,可以证明它们在链上把钱转移给了艺术家或权利人。


  • 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倾向于排除像 OpenSea 这样的通用型 NFT 平台,因为它们并不是专门为创作者或艺术家服务的,即使这些平台可能为整个音乐 NFT 类别带来大量收入。对于希望了解更多建立行业定制工具公司的音乐受众来说,这样的数据库和市场全景图更加灵敏有效。


数据可以告诉我们哪些信息?

01.

我们可以用三种主要方式来划分当今的音乐 / Web3 市场,各有特点;无论你是艺术家、开发者还是企业家,都可以在每一种方式中找到自己的未来机会:


1)金钱方式;

2)效用方式;

3)网络方式。


具体如下


1)金钱:

前所未有的大量风投资本正流向 NFT 和艺术家的社交通证工具,超过了直接流向艺术家本身的 Web3 资金数量。


2)效用:

经历了音乐 NFT 的熊市,音乐 / Web3 创始人正在试验 Web3 基础设施的新应用,促进更多的艺术家与粉丝互动,将重点放在长期的粉丝回报、版税投资和音乐消费与探索等一些关键效用上。


3)网络:

目前,音乐 / Web3 工具也高度两极化,开发者需要决定到底是采用复杂的去中心化基础设施,还是通过托管钱包让粉丝直接参与到区块链网络。


遵循金钱

音乐 / Web3 工具获得了数亿美元的资金,但有多少是流向艺术家的呢?


如果不算我们数据库中的大众 NFT 市场和平台(Foundation、Sturdy Exchange、MakersPlace 和 Manifold Studio),音乐 / Web3 初创公司在 2021 年已经筹集了超过 3 亿美元的风险资本资金。


如我们所料,吸引最多资金的两类音乐 / Web3 公司是:


  • 音乐 NFT 平台

    Doja Cat 和 iHeartRadio 合作的 OneOf 获得 6300万美元;由DJ / 制作人和加密老手 3LAU 共同创办的 Royal 获得 5500万美元。)


  • 社交通证工具

    Rally 获得 5700 万美元,它为 Megadeth 和 Portugal. The Man 等人推出了通证。p00ls 获得 1800万美元,该公司刚刚为制作人 Blond:ish 推出了社交通证。


让我们将这些数字与今年的音乐 NFT 收入进行比较,根据我们在 数据看板 上的持续追踪,音乐 NFT 今年的主要销售收入刚刚超过 8300 万美元。虽然这看起来是一个很高的数字,但有三点要注意。


  • 由于各种原因,并非所有的 8300 万美元都直接归艺术家所有(例如,艺术家与一个或多个创意合作者分享收入;或平台从销售中抽取 5% 至 20% 的份额;或艺术家选择将资金用于慈善事业;或部分收入最终被上链费或其他成本吃掉)。因此,虽然 8300 万美元可能准确地代表了收藏家和公众在音乐 NFT 中预先看到的价值,但艺术家得到的实际资金可能少得多。


  • 这些销售中超过 75% 集中在短短三个月的空前 NFT 炒作漩涡中(2021 年 2 月、3 月和 4 月)。


  • 这些销售中近 90% 集中在前 5 个平台:Nifty Gateway、Origin、OpenSea、Crypto.com 和 SuperRare。重要的是,除了 OpenSea 之外,所有这些顶级平台都是邀请制,即 99% 的艺术家都无法使用。因此,8300 万美元的数字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反映出大多数艺术家试图在当下 Web3 前行的财务现实。


  • 这些统计数字显示了一个不幸的现实:当涉及到音乐和 Web3 时,流入音乐 / Web3 技术的资金量至少比流入艺术家的资金量多出 3 倍。这并不像 Web2 音乐产业那样不平衡——例如,Spotify 在其自身市值接近 500 亿美元的同一年里,分配了大约 50 亿美元 的流媒体版税。但是,在对「确保艺术家和创作者在未来的音乐 / Web3 发展中保持重心」的问题进行更深思熟虑和批判性的讨论背景下,这仍是一个重要的资本流动不对称现象,需要加以注意。


    遵循实用性

    Web3 体验不仅仅是藏品


    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最初的市场地图:



    生态系统中的许多公司正在诉诸于骗人的营销策略,往往以牺牲对粉丝的充分教育和保护为代价。我们之前在 Water & Music 认为很多的音乐平台都存在这样的现象。考虑到这一背景,「音乐 / 音频收藏品」 占到了我们名单上公司的近 50%,不出所料地构成了市场地图中最受欢迎和最拥挤的一种效用。


    从更广泛的音乐和技术史路径来看,第一代 Web3 的大部分产品围绕市场基础设施建立是有道理的。类似的,Napster 推动了数字文件共享的早期使用,iTunes 推动了 MP3 的销售,Spotify 把流媒体变为主流。在 Web3 中,重点恰好是 NFT 的交换(包括铸造、购买、销售和分销)。


    与 Napster、iTunes 和 Spotify(它们在当时都代表了粉丝消费的新模式)不同的是,NFT 以及社交通证代表了一个新的机会——让艺术家与粉丝之间产生更多互动。虽然歌迷消费数字音乐的结构历来是单向交易(下载歌曲、购买歌曲、流媒体歌曲),但 Web3 的基础技术为围绕歌迷和社区参与的更多工具提供了可能性。


    为此,我们认为在音乐 / Web3 领域有三个新兴的实用性类别,它们将决定 2022 年的发展前景。


    歌迷 / 社区奖励和社交通证(占我们地图上公司的 12%)

    在艺术家 / 粉丝关系的最基本层面上,ERC20 或 ERC721 通证都能使粉丝的赞助记录易于双向核实,与以往停留在各自平台上的点赞、喜欢或关注不同,这是相对于 Web2 世界的一个重大范式转变。


    这种情况下,除了将 NFT 作为一次性收藏品之外,许多艺术家和音乐团体开始将互联网和亲身体验结合起来,将 NFT 作为解锁长期的、可互操作模式的门户。我们名单上的这类工具的主要例子包括 Unlock(可验证通证的 WordPress、Discord 等)、Temple(通过通证管理 WordPress、Shopify、Webflow 等)、FWB Gatekeeper(验证通证的活动)、Afterparty(验证通证的活动)和 Communifty(验证 NFT 来管理 DAO 的访问)。

    NFT 之外,包括 Rally、Mirror 和 P00LS 等合作平台在内的不少平台都开始普遍接受通证的使用。通证是可以赋予粉丝不少好处的,比如更深入地进入艺术家的独家社区,有时甚至对艺术家的职业生涯或创作过程中的某些决定有管理权。当然,还有一个额外好处(或负担):获得艺术家加密货币所预期的外在经济回报,其关键影响在涉及到重塑艺术家与粉丝的关系时(后面会有更多介绍)才会显现出来。


    版税投资和许可证明 / 元数据管理(12%)

    我们名单上的几个平台专注于 Web3 基础设施这个领域,以更精简的方式管理音乐元数据、许可交易和版税投资协议。像 Royal 和 Decent 这样的平台与艺术家合作,进行一些 NFT 中 的零散投资。一些如 Royalty Exchange 和 Republic Music 的 Web2 平台(股权众筹平台,而不是唱片公司)也将 NFT 纳入他们的投资产品目录。作为传统投资协议之上的附加部分,这些协议仍然是链外和被高度监管的。


    歌迷能够拥有他们喜爱艺术家的音乐的 「股份」,这个概念在理论上听起来很诱人,但目前有两个主要问题。


    1)大多数版税投资 NFT 应用协议缺乏有关音乐版权的基本知识,而且未能向终端消费者传递信心。把这种缺乏教育的情况带到链上,加剧了正在进行的粉丝和投资者保护问题。


    2)这类工具依赖于传统的流媒体经济,没有一个能真正颠覆当前音乐经济。正如 Dan Fowler 之前为 Water & music 所写的文章那样,这些项目「最终仍然依赖老式的版税流动」——即流媒体版税——「在他们的系统中产生价值」,而不是基于这样的假设:音乐产业未来的价值产生来源将完全来自今天的主导金融结构之外。


    对 Web3 友好的音乐流媒体体验,

    包括 Discord 机器人(10%)

    最近几个月,我们看到 Web3 中出现了一种迷人的新文化。与音乐行业不透明的商业行为相比,今天的许多音乐和文化 DAO 正在建立定制工具,并向其他 DAO 社区免费提供模块化的服务。这种合作框架扩展了「为网络而来,为工具付费」的范式,这种范式正渗透到整个在线付费社区。


    早在 2021 年 7 月,Friends With Benefits 就以 FWB Gatekeeper 在文化类 Web3 圈子里率先引领了这种思维方式,这是一个定制的通证验证票务应用,他们的社区为他们的线下活动建立了这个应用,其他几个 DAO 如 The Heart Project 和 SquiggleDAO 后来也将其用于自己的聚会。


    此后几个月,一些音乐 DAO 推出了定制的 Discord 机器人——主要是在音乐 NFT 的基础上创建新的消费和策划层,并以更多的 Web3 原生方式把音乐消费直接付费给艺术家。这类的典型例子包括:


    • Tone,Topshelf 唱片公司自己的免费 Discord 音乐机器人,它从 SoundCloud 和 Bandcamp 提取歌曲,用 Celo 向艺术家付款。


    • BPM bot,一个由 Songcamp 建立,从 Catalog 上音乐 NFT 中抓取数据的 Discord 机器人。


    • Future Tape,由 Hype Machine 的 Anthony Volodkin 建立的定制界面,用于浏览目录上的音乐NFT,具有最高销售价格、顶级收藏者等过滤器。


    2022 年围绕 NFT 的音乐「消费」和用户参与都在持续增长,特别是在加入更广泛、更主流的粉丝群体的背景下,这些技术发展在音乐 / Web3 社区中逐渐普及,也许正说明了可发现性和人工策展的重要性。


    遵循网络

    让 Web3 更明显


    我们还为市场地图收集了网络信息(根据托管每个工具的区块链)。到目前为止,以太坊是我们数据库中最受欢迎的网络,托管了我们名单上超过 50% 的工具。其他包括:


    • Flow——由 Dapper Labs 创建的股权证明区块链;占我们名单的 8%,例子包括 KLKTN、RCRDSHP 和 Sturdy Exchange。


    • Polygon——以太坊的第二层扩展解决方案;占我们名单的 8%,例子包括 Serenade、Decent 和YellowHeart(它也支持以太坊)。


    • Tezos——由瑞士政府监督的质押证明区块链;在我们的名单中占不到 5%,例子包括 OneOf 和 Truesy。



    为什么在网络层面理解音乐 / Web3 工具很重要?这一切都归结于理解我们在谈论去中心化时的意思——这个概念是 「Web3」基础设施最纯粹的核心优势,但并非所有网络都同样采用。


    去中心化的核心是使人们相信你的资产是安全的,它只提交给明确编程的东西,而且是永久的。我们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衡量网络的去中心化。一种方式是看在一个给定的区块链上操作一个节点的可能性,并计算底层协议的独立、不相关的主机或「节点操作员」的数量。另一个衡量标准是协议供应的通证的分布,以及随着时间推移供应政策的管理情况。理想情况下,在「Web3」的最纯粹表达中,网络本身和用户对网络的访问都应该是完全去中心化的。


    每个网络都存在于一个去中心化的范围;按用户数量计算最活跃的以太坊,根据上述指标是最全面的 「去中心化」网络。因此,一个繁荣的社区正在应用层建立起来,并影响着包括音乐类在内的整个 Web3 运动。NFT、社交通证和 DAO 的基本概念都是在以太坊网络上首先构建并发展起来的。


    从营销和引流的角度来看,是否在应用层将区块链的复杂性暴露出来成为现在 Web3 的最大争议。自互联网诞生以来,它一直围绕着改善用户体验和从根本上简化流程进行优化;相比之下,加密货币仍处于起步阶段,用户体验比较笨拙,需要一个全新的流程。对于终端用户来说,加密货币引入了这种不是美元的「数字货币」的概念,一种不是钱包但实际上是作为区块链个人门户工具的概念。


    流行的 NFT 艺术市场 Foundation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Kayvon Tehranian 在他的文章 《为什么加密货币想要被看到》中提到了这个网关的概念。对 Tehranian 来说,在开发 Foundation 的早期,笨重的用户体验是一个主要问题,以至于「找出如何抽离加密货币成为我们设计过程中的一个关键焦点。」他写道,「然而,当我们试图进一步推动这种方法时,我们开始遇到问题。而且我们采取这种方法的时间越长,问题就越大。最终,我们意识到,每一个新的努力,我们都在给自己挖一个更深的坑。」


    正如 Tehranian 的文章标题所言,加密货币和它的笨重性,最终都希望被看到。可以说这样做的后果是减少了这些新工具( Web3,用户拥有的互联网)提供的价值。相比之下,去年在较新的与以太坊不兼容的网络上出现了几个 NFT 市场,相反,这些市场被称赞「比以太坊更好」,它们有的网络费用更低,有的用户体验更好,或者兼而有之。


    这种差异在我们自己的音乐 / Web3数据库和市场地图中显现出来,它广泛代表了是否愿意在应用层透明地显示去中心化的笨拙。例如,当过滤我们的数据库,只显示托管在以太坊上的、不提供托管钱包选项的工具——即迫使用户从一开始就与真正的去中心化的公共区块链互动的工具——只有不到 25% 的项目满足这些标准。其中值得注意的例子包括 Foundation、Manifold Studio,以及许多包括 Catalog、Mirror 和 Artiva 在内,运行在 Zora 协议上的应用程序。


    同时,在我们的数据库中,三分之一的音乐 / Web3 工具为粉丝和收藏家提供了一个保管钱包的选项,使他们不需要直接与特定的网络互动。这种心态可以说是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 Web3 森林;为了让用户真正拥有互联网,区块链技术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强行要求用户与网络本身进行互动。


    对音乐 / Web3 建设者的三个要求

    02.

    除了上述数据驱动的趋势外,我们已经确定了 Web3 工具可以改进的三个关键领域,以提高艺术家和观众的可及性。


    1:以创作者为中心,为音乐 NFT 建立更好的元数据模型

    元数据作为 NFT 最关键的组成部分之一,特别是在音乐方面,你在表面上是看不到的。


    NFT 元数据涉及对某一特定资产的属性的存储,要么在如 IPFS 或 Arweave 的链上,要么在如中央数据服务器的链外。以下是最常见的 NFT 元数据关键字:


    • 图像

    • 图像数据

    • 外部地址

    • 描述

    • 名字

    • 属性(例如主要用于 PFP 的颜色和服装特征)

    • 背景颜色

    • 动画地址(由于某种原因,目前这个键是存储音乐的地方)

    • YouTube 地址


    为了获得 NFT 交易的简洁数据,上述元数据标准在很大程度上被 OpenSea 所影响和改变。但是,目前 Web3 环境的讽刺之处在于, OpenSea 作为迄今为止世界上交易量最大的 NFT 交易市场,即使其他 NFT 平台在某种资产上比较擅长(例如 Mint Songs),为了最大限度地在 OpenSea 上曝光,也不得不去迎合 OpenSea 的元数据标准。初创公司被压力所迫,不得不把他们的产品同质化到一个在他们之前建立的系统中,这有悖于 Web3 中所谓的互通性精神。


    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更有针对性的音乐 NFT 应用标准——而且越快越好。因为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决定性特征是不可更改性,很多智能合约的构建方式是元数据被「冻结」、不能被改变。这意味着,我们等待对现行系统进行修改的时间越长,就越难符合更好的标准。如果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或 dApps)没有一个标准的方式可以读取数据,这将给他们带来问题。


    假设有一个在 NFT 元数据中加入流派作为一个关键字的潮流,这样 dApps 就可以为粉丝建立创造性的过滤方法。但在这被完全采用之前,你已经冻结了通用元数据,没有任何链上流派信息。这意味着在不引入中心化服务的情况下没有办法将你的 NFT 整合到这个新标准中,(例如,被迫在中央数据库中对你的 NFT 进行内部自我分类,或者将你自己的 NFT 送入第三方的所有没有这个流派密钥的 NFT 的中心化数据库),那么你的 NFT 只能完全被排除在外。


    总的来说,随着区块链有了更多的使用,已经出现了将视听作品放在链外以节省交易成本的迁移。在与永久和半永久存储系统混合使用时,对元数据进行明确的划分将尤为重要。


    本着行业中的合作精神,迫切需要根据艺术家现有的创作和商业关系,来改进音乐 NFT 的元数据标准。例如,在目前这种 NFT 链上支付的范式中,我们总是假设 NFT 背后的上链方是艺术家。在现实中,它往往是艺术家的经理或其他团队成员,负责为他们建立和铸造音乐 NFT。然而,没有一种简单的、标准化的方法可以让第三方将 100% 的版税发送给原始艺术家。


    在后端有了一个统一的音乐元数据标准,我们就可以避免,比如说通过猜测和分割「ft.」或 「feature」文本的描述或名称来划分一个曲目的合作者。从而使我们在前端创建更强大、优雅的体验,向 dApps 提供他们所需的数据,以便对下游 Web3 的粉丝产生积极的影响。


    (如果你对音乐方面更多的合作性元数据标准感兴趣,请联系 Water & Music 成员和第一季的贡献者 Garrett Hughes,并查看他在这里编写的开源工作文件)。


    2:更好的粉丝养成模式

    与视觉艺术一样,收藏家对音乐 NFT 蜂拥而至,艺术家发布音乐的平台不断涌现,这反过来又吸引了大量的艺术家。在以太坊的所有主要音乐 NFT 平台(Mint Songs、Catalog、Zora)中,只有大约500名独特的收藏家,他们的大部分藏品都集中在已经成名的艺术家身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从我们的数据库中推断,这与成功从 NFT 销售中获得收入的艺术家的数量大致相同。


    音乐 NFT 所有权似乎也高度集中在较富裕的收藏家手中。最近几周,Haleek Maul 在 Catalog 上拍卖了 11 个 ETH,Two Feet 在 Glass 上拍卖了 11 个 ETH,这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音乐 NFT 被主要的加密货币巨鲸或投资者获得,他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粉丝」。这种集中化与 NFT 更广泛的市场趋势是一致的;2021 年 10 月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发现,前 10% 的交易者占据了 NFT 交易量的 85%,并且所有 NFT 的97% 都至少被他们交易过一次。


    因此,我们认为音乐 / Web3 生态系统的增长不仅需要关注新艺术家的加入,还需要在 NFT 的特定领域内或从其他途径、以更实惠的价格增加活跃的普通用户的数量。对于音乐 / Web3 开发者来说,为艺术家建立工具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从未被开发的机会,特别是在艺术家创作过程中,让粉丝可以参与并作出贡献,可以帮助 Web2 原生观众过渡到 Web3。我们将在本周晚些时候的粉丝接引和体验报告章节中深入探讨这个问题。


    3: 更好的沟通激励措施

    正如本文所说,无论是艺术家的使用(例如与音乐相关的 Mirror 众筹的200个 ETH )还是投资者的兴趣(例如 Rally 和 P00LS 等平台近 9000 万美元的资金),社交通证一直在音乐 / Web3 领域中势头最猛。


    这种趋势的一个突出的问题是——迫于压力而采取快速的行动,却忽略了对这些通证给艺术家和粉丝关系带来的外在的、金融化的激励,以及这如何能极大地改变艺术家经营他们事业的方式(无论好坏)。


    像众筹或证销售这样的机制,当然会给粉丝一种更深入和直接参与艺术家成长的感觉(反过来,也让艺术家更直接地接触他们最忠诚的粉丝)。但这种艺术家和粉丝的新结构并不一定能让他们免受根深蒂固的遗留问题的影响,或失去艺术家代理权的潜在风险。事实上,有意或无意地用外在的奖励代替内在的奖励,通证可能只会加剧这些问题,特别是从粉丝的角度来看。


    关于 Deadmau5 的最新通证 Head5 的发行,Water & Music 的成员和软件开发者 Lee Martin 最近在推特上概述了他作为粉丝在这些问题上的体验。从Martin 的角度看,他发现许多通证持有者「思考铸币是否因为没有立即售罄而失败」,以至于感觉「他们对失败的定义与他们的 NFT 的感知价值有关」,而非优先考虑艺术或艺术家本身的内在价值。


    艺术家社交通证的持续兴起,使人们迫切需要围绕艺术家社交通证的激励设计,有更清晰的语言和沟通,以直接解决以下问题:


    • 通证所有权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在传统的艺术家与品牌的关系中,这可能意味着对知识产权的控制和利用。在 Web3 中,它可以是这一点,也可以是对一个潜在的、稀有的、可收藏的数字资产的所有权。艺术家必须清楚他们提供的是什么,粉丝购买的是什么。(我们在合作报告的合同章节中深入探讨了定义音乐 NFT 数字所有权的复杂性)。


    • 歌迷购买的动机是什么?通证持有人是作为歌迷还是投机者行事?如果有的话,音乐版税的承诺是如何影响贡献者的动机的?艺术家是如何定义众筹贡献者在创意产出方面的决策权的?


    • 通证的长期价值来源是什么?是否有一些共同的使命或一套核心价值观将通证持有者的社区联系在一起,这超越了单个艺术家的收入能力、个性或名人的吸引力?如果有,技术将如何促进这个社区围绕这些价值观的协调,而不仅仅是共享融资?或者,借用 Martin 推特上的一句话:「请问,你如何把那些『持股人』变成粉丝或你的艺术,而不是把你的粉丝变成『持股人』?」


    随着这个新生的音乐 / Web3 全景图的成熟和扩大,随着市场和协议的出现和消失,重要的是要记住——艺术家本身就是这个新模式的平台。在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框架中,音乐不再受制于 DSP 或实体店面的随意性;相反,如果一个「平台」只不过是一个定制的前端,供艺术家和他们的粉丝社区使用公共区块链相互接触,那么它就是真正的Web3。即使这个最新的音乐 / Web3 浪潮中的某个工具最终关闭了它的大门,理想的情况是,所有的基础信息——从 NFT 到社交通证和其他资产——仍然永远存储在链上。从平衡资本流动和尝试更多的长期效用到拥抱真正的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我们希望看到,音乐 / Web3 生态系统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内以艺术家为中心蓬勃发展。

    贡献者名单

    Cherie Hu (A, B, C)

    Henry Chatfield (A, B, C)

    Xhjyl (B, C)

    Jack Spallone (B, C)

    Garrett Hughes (B, D)

    Brandon Landowski (B)

    Andres Botero (C)

    Kevin Valentine (D)

    Dan Medland (D)

    Lindsey Lonadier (D)

    Levi Downey (D)

    Lalai Persson (D)

    Elliot Cole (D)

    Nicole d’Avis (D)

    Ana Carolina Laurindo (E)


    (A) 项目领袖

    (B) 作者/编辑

    (C) 核心数据库贡献人员

    (D) 其他数据库贡献人员

    (E) 视觉设计


    THE END


    #/seedao



    (* 注:请将链接复制于外部浏览器打开。


    Copyright © 2022.Company 56987.cn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沪ICP备2022007263号 ©